幸运时时彩

首個“人類猴子嵌合體”研究在中國進行,已被迫中止

醫療健康 來源:醫谷

近日,據相關外媒報道,一個國際研究小組構建出含有人類和猴子細胞的胚胎,為了避免法律問題,這個有爭議的項目是在中國進行的。

據了解,該研究由美國加州索爾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西班牙裔科學家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主導,旨在培育出能夠長出人體器官的嵌合體(chimeras)——即由來自兩種或多種物種的細胞組成的有機體,具體來說,此次研究致力于使猴子胚胎中器官發育所需的基因失去活性,然后注入人類干細胞,從而使得在猴子胚胎中發育人體器官。

此次研究除了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的團隊和來自西班牙穆爾西亞天主教大學的科學家的參與,有報道稱,還有中國研究人員的參與。

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作為此次的主導者,其是干細胞生物學和器官再生領域的專家,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曾帶領其團隊開發了一種新型技術,能將一類成熟細胞變為另一類成熟細胞(比如把皮膚細胞變成血細胞),從一定程度上精簡了干細胞領域的實驗流程,因為在干細胞方面的成就,獲得2016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先鋒獎,這是一項備受矚目的獎項,旨在支持最具創新性的生物醫學研究。

同樣,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也是一位充滿爭議的人物,2017年,他帶領其團隊將人類的多能干細胞注入豬的早期胚胎,培育出了同時含有人類細胞和豬細胞的“嵌合體”胚胎。他指出,這個技術如果能得到合理應用,將來有望培育出完整的人體器官,輔助器官移植,不過,該嵌合體胚胎最終因為倫理爭議,在28天的時候被迫終止。就此,美國《時代周刊》因為這一研究,還將他評為2018年“醫藥健康領域最具影響力的50人”之一。

這一次,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選擇了人類親緣關系更近的物種猴子進行試驗,但對于此次的人類-猴子胚胎嵌合體,同樣引發巨大的倫理爭議,迫于倫理和輿論的壓力,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團隊在胚胎發育第14天時候就已銷毀了胚胎。

一直以來,“人類-動物嵌合體”研究涉及的倫理問題是公眾最擔心的問題,有部分生物倫理學家擔心,如果人類-動物嵌合胚胎經發育后產生類似人類的具有意識能力的神經系統,或者經過足月發育后表現出類似人類的行為,那么由此產生的倫理后果可能是難以想象的。

英國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發育生物學家Robin Lovell-Badge表示,“我并不認為它在倫理方面特別令人擔憂,這是因為你并沒有讓它們發育太長時間而不會產生神經系統或以任何方式發育,它僅僅是一個真正的細胞球。但是,如果你允許它們一直發育下去,而且人體細胞對中樞神經系統有很大的貢獻,那么這顯然會成為一個問題。”

然而,隨著干細胞和基因編輯技術領域不斷取得進步,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打算將人類多能干細胞(ips)嵌入動物發育初期的胚胎中,希望借此在動物身上培育出人類組織和器官。

今年8月份,日本文部科學省批準了首例“人獸雜交胚胎”實驗,日本也是目前首個支持這項實驗,允許胚胎發育到足月分娩的國家。

幸运时时彩據了解,該實驗由東京大學和斯坦福大學聯合團隊負責人、干細胞學家Hiromitsu Nakauchi發起,其將帶領團隊設計出不能生長自己胰腺的嚙齒動物胚胎,然后將人類干細胞植入這些胚胎中,產生含有人類胰腺細胞的“聚合性動物胚胎”。然后,他們將把胚胎移植到成年嚙齒動物身上,長出相應的器官,該項研究旨在針對器官移植捐贈率低及易出現排斥反應的現狀。

為了打消公眾擔心出現“人獸雜交”生物的疑慮,Hiromitsu Nakauchi表示,他們在設計實驗時已經考慮到了這些問題。“我們嘗試做靶器官生成,因此植入的人類細胞只會參與靶器官(胰腺)的發育。”同時,他及其團隊會密切監視老鼠胎兒,一旦發現其大腦含有30%以上的人類細胞,將不予出生,產下后也會最長觀察2年。

除日本之外的其他國家,包括美國在內的少數國家雖然允許這種引入人類細胞到動物胚胎的操作,但一律禁止將某些人類細胞引入與人類關系密切的非人類靈長動物(比如猴子和大猩猩)的胚胎內,并將這樣的胚胎“生出來”,必須在其足月之前終止研究,另外,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也已于2015年起不再為這類研究提供資助。

醫谷,分享創業的艱辛與喜悅,如果您是創業者,期望被更多的人關注和了解,請猛點這里  尋求報道

意見
反饋

掃碼
關注

掃碼關注醫谷微信

手機訪問

掃碼訪問手機版

返回頂部